当前位置:首页 > 职场资讯 > 职场充电

奥巴马:我的母亲我的学校

日期:2021-07-18 22:52:38

推动历史的手,往往是那些推动摇篮的手。当奥巴马作为民主党候选人活跃在美国政坛上时,没有人怀疑,是他的母亲推动他走到今天。

当然,没人不认识巴拉克·侯赛因奥巴马:美国伊利诺伊州参议员,国会参议员,总统候选人,颠倒众生的“黑色雄狮”,美国《时尚健康》杂志评选出的“健美先生”……

问题是,谁造就了,奥巴马?

跟大多数人一样,那个人一定是他的母亲。

从1961年8月4日起,斯坦利·安·邓纳姆·苏托罗用她坚韧的臂膀,撑起了儿子奥巴马的一片天。1995年,安突然辞世,奥巴马在自传中写到:她是我所知道的最仁慈、拥有最高尚灵魂的人,我身上最好的东西都要归功于她——无形的影响力从这个去世多年的女人身上源源不断地涌出,好像他们从未分开过。

在多数选举中,一个参选人的已故母亲不会成为杂志传略的主角,但安并不是一个寻常的母亲。

让我们看看安都干过哪些“出格”的事儿吧:一生拥有四个名字,分别代表她的童年、一婚、二婚……两度跟来自异国的还未立业的男子结婚。要知道,那是20世纪60年代,在美国某些州不同种族间通婚还是重罪,白皮肤的美国女人安却冒天下之大不韪嫁给一个“黑非洲”!年仅18岁,安就生下奥巴马,随后又离异成为单亲妈妈,她带着年幼的儿子远渡重洋到了印尼——有人说奥巴马是梦想家,他妈妈早就是了。

1961年2月2日,安瞒着同学和朋友跟老奥巴马在毛伊岛悄悄结婚。人们还没来得及从婚礼的震惊中复苏,奥巴马1岁时,安就和丈夫离婚了,原因是老奥巴马获得了哈佛大学的深造机会。

夹在婚变中的是奥巴马动荡的童年。他10岁那年重返夏威夷,就读于一所私立小学,那里只有三个黑人小孩,其余大都来自高收入的白人家庭。这迫使奥巴马审视自己:为什么我和别的孩子不一样?

为了向同学们证明自己出身精英家庭,奥巴马吹嘘说父亲是非洲的王子。不巧的是有一天,老奥巴马就站在他们学校的演讲台上,当着全校师生的面“戳穿”了儿子埋藏至深的秘密:他只是一个经济学博士。那天,奥巴马的头几乎没有抬起来过。

一般人可能会趁机向儿子灌输对父亲的怨恨,但安不是一般人。“知道吗,你的聪明才智都遗传自你的父亲呢。”安听完儿子愤怒的指控后说,“你老爸是个全才,他不光有个好头脑,我记得有一年他在国际音乐节上大放异彩,唱了一首谁也不会的非洲歌,每个人都被他迷倒了……呃,王子是什么东西,他唱歌好听吗?”

奥巴马笑了。后来,差不多的故事贯穿了他的整个童年,安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他老奥巴马有多么传奇,是多么“优秀、果敢、风度翩翩”的男人。

这种绝非每个女人都拥有的难得的宽容,令奥巴马对父亲的印象非常好。他的内心因而变得豁达,没有因为父亲只和他一起生活过两个月而记恨,更没有忘记父亲。得知老奥巴马在肯尼亚死于车祸的那个晚上,奥巴马做了一个关于父亲的梦,梦中他们相见并热烈地拥抱,父亲对他说:“我想告诉你,我很爱你。”

只有从内心真正原谅并理解了父亲的孩子才可能做这样的梦,安是这个梦的导演者。安说:“我很早就知道,人们虽然拥有不同肤色,但本质上是一样的。”